2006/03/12

楷航誕生

2/25 2:00 老婆突然把我叫醒,就在我迷迷糊糊間,老婆說她落紅了,我整個人驚醒過來。
接著我們趕緊換衣服,走到萬芳醫院的產房。
整個產房只有她一個孕婦,護士在她肚子上貼了兩個感應器,分別記錄子宮收縮的程度和寶寶的心跳。
後來陸陸續續有其他產婦進來,又陸陸續續離去,因為老婆的子宮頸只開一公分,只能一直躺在床上待產。
下午護士在點滴裡加了催生劑,不過沒啥效果。
晚上又改用另一種,護士說要觀察一陣子。
到了晚上十點多,陣痛令她臉色蒼白,我則在旁邊心急如焚。
到了 2/26 2:00,我因為太累了,只好躺在旁邊的椅子上。
後來護士說要觀察到七八點再由醫生決定剖腹,我看我老婆已經快不行了,要求護士看能不能早一點。
但不知道是醫生不願意還是怎樣,她只說她們能做的都已經做了,叫我們等。
偏偏每次醫生來我都剛好不在,不然我可能要扁人了。
不過我已經累到不行了,一邊睡一邊被老婆的呻吟驚醒。
總算到了 8:00,醫生決定剖腹,我們都有一種快要解脫的感覺。
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我們坐在外面盯著一台顯示手術進度的電視。
總算聽到護士小姐喊我們,就看到她把小孩推了出來,跟我們說明了一下小孩的狀況,就推進新生兒觀察室了。

不過老婆還得待在手術觀察室一個鐘頭。
時間再度一分一秒地過去,護士小姐再度喊我們,就看到她把老婆推了出來,我們大家一起上去病房。

沒有留言: